麻豆传媒会员

一年以后。

今晚,沈越川和萧芸芸家里灯火通明,一派热闹。

陆家、苏家和叶家的人都来了,庆祝沈幸拿到人生的第一个冠军。

没错,沈幸已经一岁半了。

前两天他在婴幼儿游泳馆举办的游泳比赛中,以超棒的体能坚持到最后,勇夺第一。

沈越川高兴坏了,第一时间邀请陆薄言等人来他家庆祝。

“越川,我们是不是有点太高兴了……”萧芸芸实在是有点犹豫。

“我儿子拿冠军,这么大的事难道不值得庆祝?办,大办!”丢下这句话,沈越川便抱着儿子去花园溜达了。

萧芸芸莞尔,男人宠起孩子来,比女人更夸张。

虽然吐槽,心头却是甜的。

这时还没开饭,大人们聚在一起聊天,孩子们都跑去花园了。

“猫咪,下来,猫咪,下来!”此刻,相宜西遇和诺诺,带着心安和沈幸,站在树下,围观树上的一只猫咪。

清迈外景美女清爽泳装写真

不知从哪儿来的猫咪,通体雪白,猫脸圆乎乎的,就是很可爱。

“猫咪,下来吧,我带你回家好不好。”相宜冲猫咪伸出手。

一年过去了,孩子们都大了一岁,但总体上仍然稚嫩可爱。

特别是心安和沈幸,走路还不稳呢,非得跟着哥哥姐姐们跑出来玩儿。

“姑娘小子们,这是外头的野猫,咱别招惹它,回去吧。”一同出来的保姆哄道。

“我把它带回家,它以后有了家,就不是野猫了。”相宜认真的说,还问道:“诺诺,你说对不对?”

诺诺看着猫咪若有所思,没有回答。

相宜没得到支持,有点小失落。

“姐姐,带回家,回家……”小沈幸抱住相宜的胳膊,奶声奶气的说道。

相宜双眼一亮,顿时添了几分喜色:“沈幸,你也喜欢,是不是。”

小沈幸使劲点头。

“姑娘小子们,真得回去了,马上开饭了。”保姆先抱起心安。

心安大眼睛转溜一圈,发现哥哥姐姐们没动,立即“哇”的哭开了,挣扎着要下来。

“我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伸臂将心安抱了过去。

“高寒叔叔!”其他孩子立即高兴的叫起来。

相宜指着树上的猫咪说:“高寒叔叔,我们想要那个。”

“喵~”话音刚落,猫咪身形敏捷的跳走了,只留下一个叫声。

夜里灯光暗,猫咪身子隐入树冠里,看不到了。

高寒微微一笑,安慰孩子们:“它回家了,我们也回家。”

相宜遗憾的嘟起小嘴儿:“如果璐璐阿姨在就好了。”

高寒心头微颤,眼里的笑意顿时黯了下去。

还好夜色深沉,没人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冯璐……他已经一年不见。

听沈越川随口提起过,她第一部戏还没拍完,已经接到新的戏约。

而她的新戏刚播完,反响很好,她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艺人。

他和孩子们走上台阶,别墅的大门是敞开的,里面传来清晰的说话声。

“……璐璐已经是公司的签约艺人了,戏约已经排到了明年,现在除非我去剧组,不然也很难见到她。”洛小夕的声音带着喜悦。

“璐璐现在有多火啊,”萧芸芸接着说道,“咖啡馆外面不是一直贴着璐璐咖啡比赛获奖时的海

报吗,她火了之后,咖啡馆的生意好了几倍不止。”

“我看璐璐应该早点入行才对。”纪思妤也说道,“那天我和她通电话,她现在的状态特别好,看来有些伤心事对她的影响已经没有了。”

“妈妈。”孩子们跑了进来。

苏简安微笑着搂住来到身边的相宜和西遇,“在花园里玩什么了?”她柔声问。

“我们看见一只猫咪,雪白雪白的,”相宜仍然十分失落,“可惜没抓住,高寒叔叔来晚了。”

高寒!

闻言,几人不约而同抬头朝门口看去。

却不见高寒的身影。

“高寒叔叔呢?”萧芸芸问相宜。

“他把我们送到门口,说有事先走了。”相宜乖巧的回答。

萧芸芸和苏简安、洛小夕、纪思妤对视一眼,都在心头轻叹一声。

高寒一定是听到她们说的话,觉得尴尬,所以不告而别了吧。

一年前,璐璐刚走没多久,于新都跑咖啡店里,向萧芸芸询问高寒的行踪。

萧芸芸套了于新都的话,才知道高寒气走冯璐璐,中间还有于新都的事。

萧芸芸气得不行,找到高寒将他骂了一顿。

之后,她不但把高寒踢出了群,也不让洛小夕她们给高寒透露冯璐璐的消息。

今天高寒应该是沈越川叫过来的,又恰巧碰上她们在说璐璐的事,他自个儿没脸面才走的。

“其实……当时他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不伤到璐璐。”苏简安冷静的说道。

“但为什么扯上别的女人!”萧芸芸仍然很生气,“这个性质是不一样的。”

“别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洛小夕安抚萧芸芸,“一年了,如果璐璐真能忘记高寒,开始新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萧芸芸愣了愣,忽然开口,“那高寒,该怎么办呢……”

说到底,她气恼高寒,气恼的,是两人相爱但不能在一起吧。

高寒驱车进入市区。

脑子里反复浮现洛小夕她们说的话。

已经一年没见了,以后再见,就更难了吧。

路口红灯,他踩下刹车。

毫无防备的,眼前忽然出现了冯璐璐的脸。

他浑身一怔,片刻才反应过来,是一辆公交车从前面开过,车身印着冯璐璐代言的海报。

他的目光跟随公交车,一直往前往前,直到耳边传来后车的喇叭声。

已经绿灯了。

他继续往前开车,刚才那张冯璐璐的脸,却在眼前挥之不去。

她的美被放至最大。

以前只属于他的美,现在被放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方,成为很多人眼中的美。

离他,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驱车回到别墅,忽然,眼角的余光闪过一道光亮。

他立即抬头,发现别墅的一个房间亮着灯。

他顿时心跳如擂,血液逆流,立即踩下刹车,推开车门跳下车,跑进了屋内。

除了他,只有一个人有这里的钥匙。

是她吗?

是她吗?

他一口气跑到二楼,推开亮灯的这间房。

然而,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空气里,也没有一点点熟悉的温度和气息。

他猛烈的心跳顿时降至冰点,一时之间承受不住这个落差,高大的身体不禁摇晃了

几下。

他扶住门框,才站稳了。

根本不是有人来了,只是早上忘记关灯而已。

他渐渐平静下来,整间别墅静得像坠入了深海之中。

好一会儿,他才转身离开,来到二楼的主卧室前,从地毯下取出了钥匙。

冯璐璐曾经对这个上锁的房间特别好奇,她不知道,这个房间是她记忆的禁地。

房门打开,里面一片红色。

大红色的床品,浅红色描金的窗帘,酒红色的两件睡袍,挂在红色的衣架上。

一男一女两个款式,相互依偎。

墙上,挂着她和他的结婚照……

这是当初她亲手布置的婚房。

高寒在床头坐下,拿起摆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两个人,笑得多甜。

这里,即将成为永久的禁地。

她开始了新的生活,有新的生活圈,认识很多新的人,再也不会想起以前的事……这样很好,都是他所期望的。

至于他眼角滑落的泪,没有关系,不必在意。

**

“璐璐姐,璐璐姐……”李圆晴轻声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冯璐璐缓缓睁开眼,眼中浮现一丝迷茫。

片刻,她才回过神来,自己正在剧组订的宾馆房间里睡觉。

昨晚感冒发烧了,她吃了退烧药睡的,难怪有点找不着北。

“几点了?”她一边一边坐起来,记得今天有通告,早上五点就得赶到剧组化妆。

“时间够,你好点了?”李圆晴问。

冯璐璐点头,没什么大事。

却见李圆晴松了一口气。

冯璐璐不禁好笑:“小李啊,我感个冒有那么严重吗,还让你心事重重了。”

“璐璐姐,你昨晚睡着了不知道,我帮你挡了多少次苍蝇。”小李也是心累。

那个姓孔的制片,经常假公济私来打扰冯璐璐。

昨晚又带着剧本来了,说是要和冯璐璐讨论剧本,小李说冯璐璐已经睡了,他还想进来看个究竟。

“你怎么把他打发走的?”冯璐璐好奇的问。

“我故意站在走廊上大声说你已经睡了,让他别来打搅,剧组其他人开门看是怎么回事,他觉得没脸就走喽。”

冯璐璐冲李圆晴竖起大拇指,“够机智,中午盒饭给你加鸡腿啊。”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璐璐,璐璐?”又是那个孔制片。

李圆晴恼怒的捏起拳头,“看我不揍他个鼻青脸肿!”

冯璐璐美目狡黠的一转,“小李啊,打人是犯法的,我有办法,你去开门吧。”

李圆晴将信将疑:“璐璐姐,真让我开门?”

“开吧。”

李圆晴上前打开门,一眼瞧见孔制片油腻的笑脸和凸起的肚子,胃部就生理性的不舒服。

再看他秃头上残余的那两根头发,她真的快忍不住了。

“小李让开,有苍蝇!”忽听冯璐璐叫了一声,李圆晴赶紧退后了几步。

孔制片笑眯眯的张开嘴:“璐璐……”

“哗啦!”一盆水对着孔制片泼下,他浑身立即湿透,张开的嘴里被灌满了水,原本搭在头顶的两根头发也滑了下来。

ps,宝贝们,明天中午12点,记住锁定优酷《约定期间爱上你》哦,点赞评论,撑一下热度鸭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