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新版污

翌日,早上。

高韵锦刚到学校门口,就被好友卓琳给硬拖着到了学校旁边的小卖部。

此时,小卖部堵满了人。

“她们都买了东西了,怎么还不走?”挤不进去里面,高韵锦有点郁闷。

“很简单啊,大家都是来看大帅哥的!”卓琳掩着小嘴,笑眯眯的说。

“坐门口,给人家招揽生意的,能是什么好货?”身后,忽然传来了高韵珍的声音。

卓琳呛声:“不是什么好货,那你还来?”

“我是来买东西的,你以为都跟你们一样,来犯花痴的?”

这时,作为人群的中心,傅瑾城站了起来,朝高韵锦这边看了一眼。

高韵锦没想到会是他,有些不自在,扯了下卓琳的衣袖,“我们走——”

距离上课时间,就剩下几分钟了,抬眸就算再怎么犯花痴,也不至于翘课来看帅哥。

不少人依依不舍的都走了,高韵珍没想到大家争抢着看的帅哥,会这么帅,愣愣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卓琳也依依不舍的和高韵锦离开了,因为注意到傅瑾城朝他们这边看了好几眼,兴奋得没留意到高韵锦别样的情绪,“我怎么觉得,那帅哥一直朝我们这边看?你说他是不

垂耳短发美女绿色长裙白皙亮丽美图

是在看你?”

高韵锦没回答,不着痕迹的回头看了眼傅瑾城,傅瑾城站在原地没动,跟她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注意到她的回眸,薄唇勾出了一抹笑。

高韵锦心一慌,赶紧扭头回来。

她也注意到,他身上穿的,似乎就是昨天晚上穿的那身衣服。

难道……

他昨天晚上没回去,一直都在这里吗?就是……为了等她?

高韵锦被自己不要脸的想法给惊到了,逃似的,拖着卓琳进去了学校。

上早读课的时候,她的班主任走了过来,在她的面前放下了一部手机和一张纸条,小声的说:“门卫那边送来的,说是你的家人给你送来过的,拿着吧。”

先别说她家里人没有人肯给她买手机,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肯给她买一手机,她晚上也是要回家的,也不至于现在就送到学校来。

高韵锦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这台完崭新的手机,然后再看了那张纸条。纸条上的子龙飞凤舞的,很好看,上面写着一行字:我这几天有点事,先回去g市了,过段时间我会到京城来上大学,到时候会长住在这边。你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

,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号我存手机里面了。

最后,还署名:傅瑾城。

高韵锦皱眉,恰巧老师又经过她旁边了,她正想问老师是不是给错人了,脑海一闪,想起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她碰到的那个人,呆住了。

老师见她发呆,轻轻的敲了敲她的桌面:“别发呆,好好读书,不然我可要没收你手机了啊。”

“老师,这个手机,你没送错人吧?”高韵锦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送错人?”老师安抚道:“别多想,读书要紧。”

“……好。”

高韵锦只要收了心思,勉强的投入早读去。

***

“哥,这两天你真去京城了?”

傅瑾城刚到家,傅骁城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嗯。”顿了下,忽然问:“手头上有钱吗?”

“有几百块,怎么了?哥,你该不会去了一趟京城后,把钱都输光了吧?”

“副身家,就剩几百块?”傅瑾城没理会他白痴的问题。

“这倒不是,还有几万块,你上次不是还了我几万块嘛,我都没动过。”

“这笔钱,先借我?”

“当然没问题啊。”傅骁城进去房间里,把卡递给了他:“哥,你拿这么多钱干什么?”

在他的印象中,他哥自从从老宅搬出来之后,就没缺过钱。

“做一些投资。”“哦。”在傅骁城的心里,傅瑾城向来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反正他也听不懂,也就不问,“对了,昨天嫂子给我打了电话,说联系不上你,问你在哪,我就说你去了京城——

“她不是你嫂子。”傅骁城话还没说完,傅瑾城就打断了他的话。傅骁城愣了下,“哥,你还在生气呢?可你也知道,你跟嫂子分开,嫂子也是受害者啊,你要生气,也是气她势利眼的父母啊,嫂子也是无辜的,你也看到了,你们分手的

时候,嫂子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父母会知道这件事,就是她策划的。”傅瑾城语气很平静:“我跟她以后不会有交集,如果她再联系你,你也不用再理会。”

傅骁城呆住了,接着就火了:“哥,你说的是真的?这一切真的都是嫂……都是她策划的?”

“嗯。”

傅瑾城本来不想跟傅骁城说这些的,上辈子,他就没说。

但他不想傅骁城又拿林以熏的事来烦他,就干脆的说了。

“岂有此理!她嫌弃你,想跟你分手直说,干嘛这样欺负人?”说完,顿了下,撸起袖子又说:“不对,她凭什么嫌弃你?你可比她优秀多了!”

傅骁城最见不得这些弯弯绕绕的手段了,要是要分手,直接说好了。

现在好了,他们分手了,现在校的人都知道傅瑾城是傅家的私生子,他母亲是一个妓女了,害他哥遭受校师生的非议,简直不要太过分了!

从人人敬仰的校草,市第一的学霸,变成一个妓女生的私生子,傅瑾城一下子从神坛跌入谷底,当年的傅瑾城,许多年都没有从这件事走出来。

但现在的傅瑾城,这辈子他没有亲身的再经历一场,对他来说,这些事,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要是傅骁城不提,他都已经忘记了这一茬了。

现在对他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了。

想到这,他笑了下,拍了下傅骁城的肩膀:“吃午饭了没?”

“没呢,刚起床。”

“又逃课了?”傅瑾城皱眉。“对啊,反正老师说什么我又听不懂。”傅骁城打了个呵欠,“哥你等我一下,我先去刷个牙,洗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