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成视频人app破解

.

被曾经的未婚妻夹在腋下的李大年迷迷糊糊的,方才那股与龙魄连通的力量反噬实在强到离谱,现在只觉得浑身疼痛欲裂,根本提不起任何真力。

双耳被呼呼的风声灌着,试着张了几次嘴,也没有力气开口去问,宛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不过许久不曾接触过的国学院仙女,此刻的玉体依旧玲珑有致,即便是隔着一层衣物,也能感受到那曼妙的曲线。

这次从汉国出逃,李大年本来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谁知道才过了几天,就被各方势力逮了个正着,也不知是他的刺客水平下降了,还是这个世界上厉害的人物太多。

总而言之,李大年此刻的心情并不好受,一是因为经过这番打斗,他发现自己依然只能在小角色面前耍耍威风,遇到真正的高手,还是束手无策。

二是安君山惊人的成长,让他只觉不可思议。

才短短二十来天,要说胖个十来二十斤的,还能让人相信。

可从玄道三楼直接到压过半步地仙的境界,就算天天吃毫无副作用的极品丹药也不行啊。

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还有,林宛如为何会此时出现?

和你有做不完的事

难道是专程来救自己的?

想着想着,李大年意识愈发模糊,终是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林宛如与兰姨这主仆二人,带着李大年穿过一片旷野,再飞驰过一片森林,来到C国一座山脉深处。

夜空依旧明亮耀眼,但山脉峡谷中却是伸手不见五指。

林宛如一个纵身钻入山洞中,兰姨随后一挥手,点燃了一堆木柴。

洞中顿时亮堂起来,之中居然有些日用的摆设,桌椅板凳,都是木头做的,做工明显粗糙,但并不影响基本的功能。

林宛如将李大年放在木床上,随后伸出玉手捏住他的脉门,查看了一会,旋即皱眉道:“李大年的伤势很重。”

兰姨那张严肃的像是年级主任的脸庞露出一个疑惑表情,“小姐,伤的重不重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别忘了你来此找他的目的。难不成,小姐还是喜欢他?”

林宛如清冷高绝的仙子面庞闪过一丝寒意,用能杀人的语气对兰姨道:“兰姨,我现在是圣门圣女,以后别再用这种语调质问我喜不喜欢谁,否则的话,我不在乎少你一个仆从!”

兰姨身躯一颤,面如土色。

瞅着林宛如那张绝美脸庞,半天说不出话来。

自从小姐觉醒之后,的确变了一个人,就像是曾经的大家闺秀突然变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不见了温婉可人,完只有权倾天下的那种冷酷。

虽然这让兰姨觉得很欣喜,但有时候还真有点伴君如伴虎的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再也不能如以前那般,想说什么说什么。

“好了,你出去吧!”

林宛如语调冷的像千年冰山。

兰姨躬身点了点头,旋即退出山洞。

刚出洞口,两道身影鬼魅般闪来,一左一右落在她身旁。

“兰姨,小姐打算怎么做?”

道枯如一棵快要枯死的千年老松似的,须发垂地,面皮褶皱像是发皱的鸡皮。

兰姨能分清道枯禅枯,凭二人说话声音的细微差别。

除此之外,从长相上根本看不出二人的区别。

刚才受了惊的兰姨白了两个老者一眼,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做?小姐需要借助李大年的魔意冲破瓶颈,除了双修之外别无他法!”

禅枯死气沉沉的开口道:“与小姐双修完呢?是不是要做掉他?”

兰姨耸了耸肩,“这要看小姐的心情,咱们三个是做不了主的!”

道枯眨了眨眸子,若不细心观察,根本看不出眼皮动过,“我与禅枯先前去魔门新建的基地看了看,发现魔门的人都已经消失了。咱们三个一直秉承祖训,只知道圣门与魔门势不两立形同水火,圣女与魔女是天生宿敌,但不知为什么,小姐却一直留着那魔女的性命。要知道凭小姐现在的实力,屠杀整个魔门,也许都用不了三分钟!”

兰姨想了想道:“小姐此举必有深意,我记得她曾说过,要想破开吴公子设立的伏龙镇虎局,需要神魔合一。可何为神魔合一,她并没有说过!”

禅枯同样想不通,可相比于道枯,他总是话少那个。

峡谷中漆黑一片,只有洞内传出的微弱火光。

林宛如坐在床前,一双美眸盯着李大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就像是从未见过他似的。

看了一会,她将玉手贴于李大年胸口,手心显出一抹金芒,似是在给他疗伤。

“林宛如,我知你喜欢这个男人!”

这圣女突然自语。

“但你的经历在我的记忆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根本影响不了我的心情。”

“我与李大年双修,也与你和他的感情无关,纯粹是为了突破境界。”

说话间,那冰冷眸子中,却突然闪现出一丝温情。

“林宛如!”

圣女的脸顿时一黑。

“你若再影响我的心情,我就将李大年杀了!”

话音一落,那丝温情骤然消失。

若是有不了解的人看见圣女如此自语,定会以为她得了精神分裂症。

少倾,圣女收回玉手,开始宽衣。

火光照耀下,那具圣体完美无瑕,白若碧玉。

“李大年!”

“李大年!”

圣女俯下身子,轻声在他耳边呼唤了两声。

刚才还身受重伤的夜帝突然睁眼,只不过眸子也变成了血红之色。

这是只有魔意无比浓烈时才有的状态。

而这个时候的李大年,显然也是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

他只是伸手,将圣女搂在怀中。

“这次双修对你来说仍是一个机会,所以你要听仔细了,照着口诀跟我走!”

圣女吐气如兰道。

李大年像是一具缺了灵魂的空壳,木讷点头。

“好,我们开始吧!”

圣女轻轻念起口诀。

二人也就此融合。

忽然,一只碗口粗的金色龙影从圣女体内发散而出。

浮到半空,眨着一双龙眼,观看着洞内的一举一动。

这龙影似乎很好奇,一会飞上一会飞下。

但随着二人程度渐深,龙影似乎受到了某种滋养似的,变得越来越实质化。

而这个阶段中,李大年真正的意识仍在沉睡之中。

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几个小时后,天色渐渐发白。

在洞口站着的三人仿佛是木头,一夜都没动。

直到一身白衣的圣女从洞中走出,这三人才同时回头。

“小姐,怎么样了?”

兰姨关切问道。

林宛如淡淡一笑,绝美面庞上满是红光,“李大年的魔意很浓重,而且他体内似乎有一种来自本源的力量,这让我的突破更加容易。”

“那要恭喜小姐了!”

道枯禅枯异口同声道。

林宛如淡淡点头,“好了,我们走吧!”

“到了这个程度,相信破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兰姨向洞内看了一眼,问道:“那李大年,怎么处置他?要不要杀了!”

林宛如目光又是突然一寒,“兰姨,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兰姨这次似是鼓起了勇气,仰着脸道:“小姐,他只是你修炼路途上的一个工具而已,与丹药没什么区别,既然没了用出,还留着他干什么?”

林宛如轻轻推出一掌,可打出的效果却极其惊人,兰姨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在数十米外的山壁之上。

轰隆一声,整个人嵌了进去。

林宛如旋即纵身跟上,落在一脸懵比的兰姨面前,语气冰冷道:“既然你也说了是工具,那又何必执着于他的死活?”

“数千年来,他是第一个碰过我身体的男人,我留他一命又怎样?”

兰姨被打的浑身发痛,屁股坐在山壁裂缝中,灰头土脸的点点头,目中尽是惧意,颤声说道:“小姐,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