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草莓视频的app

() 广场之上,随着那些江湖汉子们的离去,变得空旷了许多,北府军的将士也已经收队,远远地回到了山林之间的边缘来防守,刚才还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世家子弟们纷纷回到了各自的空席,也有些人象王忱一样直接一去不返,但是包括刁氏兄弟等人,都回到了原先自己的位置,只不过,随着王忱这个与谢玄对抗的重量级人物的离开,原有的平衡已经被打破,坐在前排中央的谢玄和王恭,无疑成了冠绝场的焦点,即使一开始还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桓玄与王旬兄弟,也显得沉默了许多。

刘裕仍然站在一个不算起眼的角落,此间事了之后,他就刻意地走向了一边,由于所有人都想要一睹谢玄与王恭这两位神仙也似的人物,反倒是让刘裕变得无人关注了,甚至是去而复返的刘毅,也明显吸引到了不少人的关注,而他也乐得站在一个显眼的角落,和自己身边的小兄弟们有说有笑呢。

双儿不满地说道:“我不喜欢那个刘毅,明明今天是刘大哥在危急的时候出手镇住了场,他不过是收拾了一个残局,却搞得象是独占了大功似的,好不要脸啊。”

刘穆之哈哈一笑:“双儿,这可不是这位刘希乐第一次这样抢功了,事实上这几年打仗都是如此,刘裕每次千辛万苦稳住了局势,最后的功劳却往往给他抢了去,就连那个箭毙苻融的功劳,也是…………”

刘裕马上说道:“苻融是刘毅射中的,这点没毛病。胖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说的好,这样不利于团结。”

王妙音的秀眉一蹙:“裕哥哥,难道那击毙苻融的功劳,也是刘毅抢你的?”

刘穆之恨恨地说道:“可不是么,我当时看的真切,明明是寄奴为了救刘敬宣,直接拔了刘敬宣身上的箭,一箭击毙了苻融,刘毅的箭是后面才射上去的,只是相当于射中一具尸体,却贪了这个击毙敌帅的大功。寄奴啊,有的事是不能随便放弃的,这跟团结无关,而是做人的原则。对刘毅,你退让太多,他不会感激,反而会得寸进尺。”

刘裕摇了摇头:“刘毅毕竟也很有才,而且身边有一大批兄弟,如果我跟他公开翻脸,对北府军,对北伐大业绝不是好事。以后有的是战功可以取,何必拘泥于这一两件呢。再说了,玄帅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回不还是让我第一个入城接受欢呼吗?”

刘穆之摇了摇头:“可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苻融是被刘毅杀的,反而是认为你凭了个谢家准女婿的身份,去抢了他的功,刚才他又露了一手,让不明事理的人们以为又是他刘毅最后立了大功,寄奴啊,你看他刚才跟着王忱去了那么久,真的以为就是接受王忱的几句致谢?”

刘裕的嘴角勾了勾:“刘毅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谢家去投靠王忱,只有在北伐中建功立业,他才可能有进步的机会。王忱这样的世家子弟根本看不起他,他想出头,只有在军中才可以。”

刘穆之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要在军中可未必非要靠着谢家,再说谢家现在也不是铁板一块,玄帅和琰帅之间现在的关系很微妙,刘毅就算不跟着王忱,也有可能转投琰帅那边。”

刘裕想到了那个在广场上碰到的说书老兵,心中一凛,低声道:“琰帅今天没来参加这场拍卖吗?”

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

王妙音摇了摇头:“没有,堂舅他从淝水回来后,就几乎是闭门不出,甚至跟相公大人也没几句话,听说,他确实是对玄帅独占大功很有意见。”

刘裕咬了咬牙:“那我们更是得抓紧时间,早点挑些可用的奴仆和部曲,这样可以在北伐之中建功立业了。只有在战场上表现好,才能为玄帅,为谢家分担更多的压力,以免外人趁虚而入。”

这时候,高台之上,王谧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刚才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现在我们就加快速度,拍卖这些秦军战俘了,按惯例,这些战俘可以拍卖成各位的家丁部曲,按大晋的律令,对这些人要登记在册,由家主人按律交纳税金,而今天的拍卖,暂定一个人四千钱,如果没有人竞价,就按这个价格付钱,此外还要交买卖契税,每一千钱要交四十钱的税,今天所有拍卖得到的钱,将收归国库,以弥补今年淝水大战的消耗。”

桓玄冷冷地说道:“王秘书,今天既然是拍卖大会,应该是允许竞价的,再说了,这些战俘很强壮,但有些最为强壮的人,肯定是家家都想要,那必然是会有人竞价的,不会象你说的这样一团和气。”

王谧笑道:“桓世子,你熟知律令,应该知道,我大晋允许各大世家拥有的奴仆,部曲数量,是按爵位来的,有严格的限制,虽然很多世家都有隐户匿户的存在,但是今天的公开拍卖,谁也作不得手脚,一家也就能买个几十上百人,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再说了,真要是碰到强壮有力的人,大家再出手竞买,也不迟嘛。”

桓玄勾了勾嘴角,没有再说话,一边的王旬低声道:“桓世子,你有所不知,建康城中这些世家,并没太多挑选勇士的眼光,在他们看来,趁着这批人便宜,四千钱就能买一个,那就买个百八十人,平时可以看家护院,战时可以编入军队,为家族争取军功,再不济也可以耕田种地,比一般的那些个家破人亡,卖身为奴的普通汉人要好使多了。谢家就是看中了这点,才以这样的小恩小惠来结这些中小世家之心,让他们肯继续支持接下来的北伐。”

桓玄微微一笑,看向了王旬:“黑头公,你这回,可有意挑几个能打的悍将,以后充实自己的幕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