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同事秘密

() 林小哥儿的系统,跟别人的是真不一样。

按理说系统这种金手指不应该造就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牛逼疯了的龙傲天么?怎么到我这儿存在感这么低?

更操蛋的是,没什么卵用就算了,唯一有点用的鉴定能力还特么总是吐槽……

——可能是因为林小哥儿本人也是逗逼吧。

不过,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系统的鉴定结果还总是很准的。

当初在海城,林天赐听敖三说起灵蛇杖的时候,他以为那是一个高阶法宝。

结果到手才发现,屁的法宝,这是魔法的画风!

史诗级物品等于三四品的法宝,品级倒是不低。

按照赛莉的分类方法,灵蛇杖既没有提供让你释放的法术威力提升的魔法增幅,也没有跟防具一样提供防御力加成,这就说明它是一件奇物,而不是单纯的武器装备。

对林天赐而言,蛇王灵光应该是最有用的能力,以后若是碰到蛇类可以让他们帮忙,再不济也能避免被攻击。

毒击这个能力不找个地方试试很难从字面上了解效果多强,这个可以暂时不算。

而召唤群蛇和召唤巨型群蛇这两项能力应该是灵蛇杖被评价为史诗级的关键。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林天赐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扫了一眼所谓的‘召唤列表’密密麻麻的小字足足写了四五篇,不是蛇就是姌或蟒,反正最后一个字基本都是这种画风。

讲道理,灵蛇杖虽然不错,但林天赐还真不怎么愿意要。

他对蛇的心理阴影通过练心阁克服了,可那种发出嘶嘶怪响,扭曲着蠕动的爬行动物实在是让他喜欢不起来。

尤其是灵蛇杖的杖头部分,不管是摸上去还是看上去,都跟一条惟妙惟肖的眼镜蛇类似,甚至有时候抓着灵蛇杖有种被蛇信子舔到的错觉……

有心说不要,但直接丢回去好像也有点太撅人家长辈的面子了。

最后林天赐心一横,大不了尽量不用,丢次元口袋里积灰。

为了让脸上好看点,林天赐推辞两下,装作很喜欢的样子收起来,实际上他是想赶紧让蛇的触感从手上消失。

随即他问道:

“敖前辈怎么知道我是某间魔女的候选人?”

怎么感觉知道这事儿的人到处都是?

敖广也没卖关子,很痛快道:

“我之前去找伊密尔,他告诉的。”

“……”

林天赐有种让伊密尔在冰块里继续腐朽的强烈念头……

实际上敖广正好跟林天赐走了个前后脚,林小哥儿才刚带着极蓝辉星体的碎片跟附加的维吉尼亚回到东神州,敖广就去了赛普鲁找伊密尔聊天谈心,理所当然的,不久前有个东神州的修士来过这事儿,伊密尔也跟敖广说了。

结果就导致敖广又跑去水之都,来了次强行偶遇,非要让林小哥儿跑来失落之地找闺女。

话说赛普鲁的遗迹不是60年一开放吗?

敖广怎么进去的?

简单,他可是堪比天仙的天龙,用百级制度衡量等级绝对在70级以上。封闭遗迹的不过是沙暴而已,怎么可能挡得住敖广。

过程就是这么个过程,而说起佩特拉,林天赐又把话题转了回去。

“佩特拉真的知道怎么进入阿维斯?”

既然邪修的老窝在阿维斯,佩特拉又能找到进去的办法,这可是个大好消息,而且是能改变局势的那种。

因为不清楚邪修的老家在哪,东神州的正道们只能采用被动防御的方式。

但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时间长了肯定会导致修士们的士气下降。

所以十大这边才让小修士们进三界门去找碎片,给天下修士一个目标,先不说这个目标到底有没有实际作用,目标必须要有,不然到时候人心浮动之下,难免会再弄出什么乱子。

不过假如能找到邪修的老家,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修士们可以转守为攻,策划来一拨大的将邪修平推,剩下的就是扫除残党的水磨工夫了。

因为云仙法会的事情,修士们现在急需一场大胜,不然单凭十大的威望也不可能压太久。

“佩特拉这孩子为了帮她娘找初雪,才专门去研究历史和考古,她去过的古迹可能比我还多。但要说她知道能进入阿维斯的方法也还言之过早,仅仅只是个头绪。”

毕竟在旧帝国时期,集国之力也没能100%的研究出来,佩特拉不过是考古的时候挖到点残余的研究资料,而且还不。

想要打开前往阿维斯的传送门,必须要有非常渊博的占星术知识,佩特拉主攻的是历史,占星确实是懂,但不精通,所以她也从没仔细研究过,毕竟这玩意儿跟初雪无关。

但即使是只有头绪也足够了,论占星的本事,东神州有的是能人异士,只要佩特拉得到的资料能帮忙指明个大致方向,剩下的就靠时间解决。

而且还用不了多少时间。

“邪修那边不清楚佩特拉到底挖到了多少,加上他们在失落之地这边也没什么情报来源,所以佩特拉的威胁较低。”

“这么说……您让我来找佩特拉,反而让她暴露了?”

本来邪修不知道佩特拉到底掌握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任何有关于阿维斯的线索,但林天赐专门过来,还摆出一副保护佩特拉的姿态,明摆着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们坐马车旅行的时候,我跟在后面帮你们打发了一些深渊来的恶魔,邪修倒是没看到,估计他们有别的事情要忙,并没有亲自出手。”

说起恶魔,这帮家伙的动静也确实跟着越来越大了。

造化仙人的威胁只有在他还没有飞升的时候有效,他既然已经飞升,东神州失去这尊大神加上没了守护结界可以说是完不设防的。

种种迹象都表明,恶魔已经彻底跟邪修站在了同一阵线,而且还不知道他们是否另有更加强大的盟友。

好在修士这边也在赛莉的牵头下跟上层位面有了些交流,虽然不多,但多少也算拉了个盟友。

林天赐觉得这些事儿他需要好好跟掌门师伯聊聊,不管邪修的实力有多强,佩特拉这个可能知道怎么进阿维斯的姑娘肯定是重中之重。

“你们聊完了吗?棉花糖都快烤化了!”

佩特拉在炉子边上挥挥手,敖广一笑:

“走吧,未来如何不是你我能简单决定的。”

这倒也对,到底最后鹿死谁手,还有的慢慢熬。

正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只要尽力了,最后就看老天给不给面子。

——感觉靠贼老天有点不太靠谱……

–‐‐——–‐‐——

林天赐没有继续在失落之地停留太久,之后敖广载着他们去了趟大学院,帮佩特拉收拾好需要带的行李,顺便还请了个超长的假期,相当于停薪留职。

毕竟邪修的事情不解决,佩特拉肯定不能再回来了,不然她100%会被邪修盯上。

相比来的时候需要走三界门,回去的时候林天赐也没忘了正事,比如测试一下信标到底能不能用。

临行前张百熙给林小哥儿了一个类似五行八卦盘的金属圆盘,上面密密麻麻刻着看了让人头晕的字符,只要注入法力,就能带人返回信标的所在地,也就是清潭峰上属于林小哥儿的那个小院。

这毕竟是第一次实用化的坐标移动,林天赐多少还有点紧张,不过注入法力的不是他,而是敖广,所以还没等他紧张完,等眼前白光散去,就已经回到了神符门。所有抓着圆盘的人一个都没少,也一个都没多,实验很成功。

空间信标的可用,对于修士来说是一大进步,因为即使是以前修士发展的黄金时期,大家也没想过去弄什么空间信标,跑去别的位面旅行游历都是走到哪算哪,也并不会特别在意某个位面。

最重要的是,空间信标的可用代表正一道人可以去赛维亚拉拯救世界了。

当然,前提是信标必须进行小型化……

现在的信标看着跟一座七八米高的金属宝塔类似,就是累死林小哥儿他也搬不动。

先不说信标的事情,这次去失落之地走的时间不算长,收获倒是不少。

物品方面,最大的收获就是灵蛇杖。

初雪是冰妖的宝物,而且是跟冰妖繁衍息息相关的至宝,所以林小哥儿干脆就没带回来。

玛丽恩带着他去了以前存放初雪的祭坛,把初雪留在了那儿。因为已经变成了雪山之眼的神器,就这么大刺刺的放着也不用担心被人偷走,别人根本摸不到。

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效果,时隔数千年,初雪再度回到了它应该在的地方,仿佛透露欣喜的情绪一样。

具体表现为下了一场暴风雪……

但也不仅仅只有暴风雪。

许多看起来跟雪团差不多,但会自己蹦蹦跳跳的冰妖幼体伴随着暴风雪出现,冰妖这个族群得以继续繁衍。

玛丽恩还跟林小哥儿说你可以挑一个带走,留着等长大当老婆用……

林小哥儿这次的桃花运似乎游戏微妙。

初雪被留在了失落之地没有带回来,这可是传说级物品,林小哥儿就真的不动心?

要说可惜,那确实是有点,但林天赐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冒险者,还是有良心和底线的。

何况初雪也根本不听林天赐的指挥,他可不想再来一次被抽干,那感觉是真的卧槽。

他作为某间魔女的候选人,能够移动已经神器化的初雪,但毕竟不是某间魔女本人,所以也根本无法使用。

至少在权限上差了一截,类似于临时工跟合同工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