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黄片

1月8号,周五。

尽管昨夜饱受折磨,周离还是很早就醒了,只是醒来时有些难受。

除了没睡好的后遗症之外,腿还有点酸,这缘于他昨晚上睡着睡着突然将腿分开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是无意识的分开了腿,可之后就再也没能将之合拢了。

这种痛苦只有养猫的人才能体会。

周离抬起头来,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着那只团成一个圆、安静窝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团子,格外无奈。

随即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将团子摇醒。

—————

“团子大人,团子大人!”

“团子大人醒醒!”

“……”

许是团子也逐渐习惯了他的报复,周离硬是摇了半天,她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第一时间伸出一只小爪子捂着眼睛,只露出眼睛的一点点看向周离,模样可爱极了。

“唔周泥……怎么了?”

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团子大人快起床了!”

“可是团子大人才刚刚碎着~~”

“天都要亮了。”

“唔?”团子扭头眯着眼睛看了眼窗外,很快收回目光,“天都要亮了该碎觉了……”

“走我们出去晨跑。”

“团子大人不能跑步喔~”

“为什么?”

“猫不能跑很远的,狗才能一直跑。”团子还是捂着眼睛,声音弱小但认真,“何况团子大人还只是一只小猫咪。”

“去楠哥那里吃早饭了。”

“喵!”

团子立马将小爪子放了下来,眼睛睁得圆溜溜的,里面是一片梦幻的蓝:“要去的!团子大人要去的!”

说完她便爬了起来,还抖擞了下。

周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内心情感十分复杂——虽然自己得逞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余光一瞥,旁边的老妖怪也爬了起来,还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让一让,我要叠被子了。”

“……”

周离起床站到床边,木然的看着老妖怪抖被子叠被子,呼呼的扇起一阵阵冷风。

二十分钟后。

周离已换上一身适合跑步的衣服,洗漱完毕,还对着镜子拾掇了下头发:“姜姨不用做我的早饭了,我和槐序出去跑步,顺便去楠哥那里吃碗面,团子我们也带走了。”

“好的。”

“等下我跑完回来就去接小双。”

“你去接他吗?”

“我去就行了,你去上班吧。”

“那要我把车钥匙留给你么?”

“都行。”

“那我放茶几上,你看你用不用得上吧。”

“对了。”周离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穿鞋子,抬头看着姜姨,“我们什么时候去老房子那边收拾东西呢?”

“越快越好,很快就要开始拆了,我们两个要拿过来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拿过来了,你和小双的东西你们自己去收拾,那些不要的就留在房子里就好了。”姜姨一向很尊重周离和祝双的隐私。

“e…”

周离余光瞄了眼身边的槐序,说道:“我想把我房间里的架子床搬过来,放到这边。”

“嗯?为什么?”姜姨不解。

“从小睡到大,睡得有感情了,而且我也喜欢睡架子床,可以想睡上铺就睡上铺,想睡下铺就睡下铺。”周离平静道。

“那这边的床怎么办?”

“不要了。”

“那……”姜姨笑了,“好吧,我叫老周联系个师傅来帮你拆装。”

“谢谢姜姨。”

“你这孩子……”

“我走了!”

周离起身跺了跺脚,让脚在鞋子里呆得更舒服,又对姜姨挥了挥手,这才走出去。

这个房子和学区房那边不同,虽然对于周离和祝双而言,可能更习惯更熟悉也更喜欢那边,对于‘家’的认知都在那边,但显然在老周和姜姨心中这个房子才是正儿八经的家,那边只是周离和祝双上学的过渡。所以这边的房子更大,更漂亮,装修上花费的钱和精力也更多,周离昨晚睡的那张床可比学区房的架子床贵太多太多了,大多父母是不会这么纵容孩子的。

所以能遇上姜姨,他一直觉得很幸运。

叮咚。

电梯门开了。

周离抱着团子跨进去,槐序跟在他身后。

电梯四壁光可鉴人,周离瞄着墙面上倒映的自己的面容,又拨了拨头发。

旁边便立马传出槐序的声音:“不用弄了,没必要的,再怎么也比其他人类好看,再怎么也比不上我。”

周离不理他,而是问:“感不感动?”

“什么?”

“特意把床搬过来。”

“嘁!”槐序竟然满不在意,“你还不是因为不想挨着我睡!”

“被你看穿了。”

“你……”

槐序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承认了,而且承认得这么直接,以前他都会表现得很委婉或者撒个小谎的。

又是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

周离没有理会不断做着深呼吸的槐序,率先踏了出去。

这会儿还早,天才刚刚亮,又是冬天,城市里萦绕着浓浓的雾,隔个几米远就看不清人了。

周离决定先去楠哥家吃面,少吃一点,等雾散了一点再去跑步,免得撞一身湿气。

二十分钟后。

周离在晨雾间看见了楠哥家的招牌,颇有几分古朴意味,两边还挂着灯笼。

门口的收银小哥已经认识周离了,周离才刚到,他就扯着嗓子朝里面喊,没多久就从里面跑出一道裹着厚羽绒服的身影,她将羽绒服拉链一直拉到了最顶上,缩着脖子将下巴埋在衣领里,还戴着帽子,双手则缩进了袖子里,感觉有些难以描述。

“来啦?”楠哥一双眼睛贼兮兮的看向周离。

“你很冷吗?”周离瞄了下她头顶,只看得见羽绒服的帽子,另外楠哥还戴着手套和有卡通图案的袖套。

“雁城实在太冷了。”楠哥说着瞄向他,“你不冷昂?”

“不冷。”

“我摸摸手。”

楠哥说起抬起手,但只看得见一截圆滚滚的袖子,看不见手。

周离伸出手,在她手前摊开。

这时楠哥的手才从袖子里伸出来,也只伸出了两根手指,细细的长长的,在周离手上摸了下,随即她马上睁大了眼睛,嘴也张得圆溜溜的发出嚯的一声,然后整只手都伸出来把周离的手握住。

“好热和!”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咳嗽,来自收银小哥。

楠哥闻声楞了一下,随即循着声音机械式的扭过头,看向收银小哥:“你有什么意见要发表吗?”

“报告没有!”

“餐饮行业,你是门头,咳咳嗽嗽的像什么话?”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哼!”

楠哥拉着满脸笑意的周离走了进去,亲自吩咐学徒给他们煮面,然后便不断用周离的手来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