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小草客户端apk

此刻那红衣女子手里拿着一张金芒阵阵的弯弓,显然方才连发数箭之人,便是她了,只见她眼神冷峻,似这满天的风雪一般寒冷,一动不动注视着萧尘:“来得正好,但今日,就不要想再走了!”

话一说完,只见她手一抬,四面八方,竟一下出现了不少的人,细看来,至少有上百之众,皆身穿貂裘大衣,手拿弯弓,背负长剑,修为气息不算弱,看上去并非普通人。

萧尘脚步刚动,却忽然发现一股禁锢阵法之力,从脚底涌了上来,待要闪避之时,却已经来不及,这股阵法之力来得太快,一下便将他封锁在了里面,十丈之内,再不见风雪,唯有一道道阵法金光,将他笼罩在其中。

“这回看如何逃!”

红衣女子眼神冷冽,话一说完,又要弯弓搭箭,显然在此之前,她已经让人在此布下禁锢阵法,而萧尘刚才那一路皆在出神,加上漫天风雪甚大,所以才导致他大意轻心,未能注意到此地的异常,而踏入这些人布下的阵法之中。

“我想们,大概是认错人了……”

萧尘眼神淡淡,看着那红衣女子,眼神里并无一丝慌张之色,然而不等他话说完,那女子手中的翎羽箭,已发出阵阵耀眼光芒。

但就在这一刹那,雪山的另一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兽之吼,整座雪山顿时剧烈一颤,在这股力量冲击之下,各人竟连站也无法站稳,那红衣女子手指一滑,“铮”的一声,箭已离弦,直朝萧尘射了过来。

萧尘往旁一侧,避开了箭矢的攻击,待站直身体时,只见那悬崖峭壁上,竟有一头雪兽往这边冲了过来,任其山势再险,也如履平地一般,几乎眨眼间,便冲到了这上面来,一声狂吼,顿时震得众人头晕目眩。

“是雪域狂兽!”

众人脸色一变,顿时只感到背后寒意彻骨,头皮发麻,那雪域狂兽有十来丈高,仿佛一座小山丘一样,身毛发灰白,双眼血红,爪牙锋利,姑且看来,至少已有将近两千年的道行。

一头修炼了两千年的雪域狂兽何其恐怖,各人毫不怀疑,在那利爪之下,即便是一个洞真期的高手,也要被撕成碎片。

美女与浴缸的结合

“放箭!”

那红衣女子最先冷静下来,立时弯弓搭箭,一箭向那雪域狂兽射了去,虽然不知秦岭为何出现了雪域狂兽,但眼下看来,若不杀死这头已有近两千年道行的凶兽,那么他们,都将在这漫天风雪之中,被这凶兽的利爪撕成碎片。

“咻!咻咻!咻!”

“咻!咻咻!咻咻咻!”

一支支金芒羽箭,顿时有如疾雨一般,朝那雪域狂兽射了去。

这些羽箭皆非寻常之箭,而是灌注了极强法力的箭矢,细看之下,那些人手中所持大弓,上面也印有符文,甚至贴着金色的符篆。

但即便是如此强力的箭矢攻击,射在那雪域狂兽的身上,竟像是挠痒痒一般,连其皮毛也无法穿透。

“糟了……”

那红衣女子脸色一白,她是第一次遇见道行如此高的雪域狂兽,没想到竟然这般可怕,她完低估了这样一头雪域狂兽的实力,别说他们今天来的这些人对付不了,便是当真来个洞真期的高手,也只有逃跑的份。

“吼——”

那雪域狂兽似是被激怒了,手臂一扫,几座雪丘直接崩碎,而即便是余力激荡之下,也有七八个人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在这样一头可怕凶兽之下,他们若无阵法困住对方,可说不堪一击。

然而此时,他们的阵法困住的却不是雪兽,而是萧尘。

“瑶小姐……先走!”

有几个人朝红衣女子这边护了过来,然而还没跑到

,便在那雪域狂兽一声怒吼之下,被震得吐血乱飞了出去。

“小姐……快走!”

这时,另一边又有十几个人,不断朝那雪域狂兽放箭,试图将其视线引开,然而才短短片刻间,他们百来人里面,至少已伤了近半。

“不行……”

那红衣女子脸色煞白,心中虽有些惊惧,但绝不在此时独自逃走,这一瞬间,只见她目光已定,仿佛在这片刻之间,心中便已做出了决定。

这一次,她不再盲目放箭,而是咬破手指,往那弓上一划,原本金芒阵阵的神弓,顿时变得血红,连那羽箭上,也沾了她的鲜血。

这一刹那,仿佛天地间的元气都被她聚引了过来,连那漫天的风雪,也围绕着她乱舞了起来,一股磅礴的力量涌散出去,即使在远处身困阵法里面的萧尘,这一刻也感受到了。

“铮!”

一声疾响,红衣女子终于松开了弓弦,那羽箭顿时带着破空之势,化作一道百丈血芒,朝那雪域狂兽射了去。

这一刹那,能够明显看见,那红衣女子一箭射出之后,脸色瞬间苍白了许多,但这一箭之威,也非同小可,“嗤”的一声,顿时将那雪兽左边胸膛一箭射穿,鲜血涌出,染红了雪兽皮毛,也染红了附近的雪地。

“吼——”

被这一箭射中,雪兽脚步踉跄地往后面退了几步,口中发出一声震天怒吼,顿时震得悬崖边积雪滚滚而落,致使山下形成了可怕的雪崩。

“它受伤了……快!”

见这凶兽受了伤,红衣女子脸上一喜,而其余人也抓准这机会,不断朝雪域狂兽放去箭矢。

另一边,萧尘身困阵法之中,他大概已经猜到,这些人应当便是秦岭秦家的人了,当真不知天高地厚,这雪兽至少已有两千年道行,虽不比人类修者里面的两千年道行,但又岂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一旦那雪兽狂暴起来,他们今日非得都死在这里不可。

不行,他不能让这些人死在这里。

心念一转,他便要突破阵法冲出去,却不料还未踏出几步,便有一道强力禁制朝他打来,令他不得不停下脚步,看来这阵法,也非一般阵法。

“吼——”

果然如他所料,这雪域狂兽受伤之后,变得更加狂暴了,力量竟在一瞬间提升了数倍不止,光是吼声,便已震得众人气血翻涌不止,倘若是一些修为稍低之人,只怕已经被震得七窍流血而亡了。

“糟了……”

见这凶兽受伤之后,力量反而增强了许多,红衣女子脸上一惊,不容细思,再次弯弓搭箭,然而这一次,她刚一拉弦,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竟差些往雪地里倒下去,显然刚才那一箭,令她损耗了不少血元,短时间内,哪能再损耗第二次。

“吼——”

就在这时,雪域狂兽发出一声怒吼,两只眼睛血红,死死地盯着她,显然认准了她便是伤自己之人。

就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下,那雪兽抬起手臂,猛地挥动利爪,朝红衣女子抓了下来。

“小姐!”

众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然而这等恐怖力量之下,他们即使想过去救人,又如何办得到?就算冲过去,也无非是被那凶兽的利刃撕碎而已。

这一瞬间,红衣女子身被风雪笼罩,双脚竟然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那凶兽的利爪朝自己撕来,这一刻,她像是坠入了深渊,连抵抗也放弃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闭上双眼之际,却感到腰上被人一揽,紧接着被人抱着扑飞了出去,落在雪地里,连翻了好几个滚,冰凉之中,还有一股刺痛,然后是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

,整个天地,都仿佛颤抖了起来,大片大片的冰雪,落在了她脸上,传来阵阵寒冷之意……

她没有死,刚才的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一闪的瞬间而已。

“……”

她睁开眼,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白发男子,短暂失神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萧尘也不去理她,伸手将她朝远处抛了去。

众人见她得救,连忙跑了过去,一颗心总算落下来,刚刚见那凶兽朝她打去,几乎所有人都吓得心惊胆裂,没想到最后,竟是那个男子救了她,他们也没有看见,那男子是如何从阵法里面出来的。

“吼!”

雪域狂兽发出一声怒吼,这一次目光落在了萧尘身上,抬起利爪,便朝他拍打了下来,萧尘却不似后面那些人一样慌张,眼神宁定,一瞬间将枯木龙吟施展了出去。

震天龙吟声中,但见满天的风雪瞬间聚成一道龙影,直朝雪域狂兽打去,“轰隆”一声,天地一颤,那雪兽竟被他震得往后退了几步,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竟开始有些站立不稳。

那后面红衣女子和其他人都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实力原来竟如此强,凭一己之力,就能抵挡住这头两千年道行的雪域狂兽。

然而雪地里面,萧尘却并不似他们想象的那样轻松,这头雪兽,无论是力量还是防御,都远在洞真期的人类修者之上。

“吼——”

果不其然,那雪域狂兽双眼一下变得更加血红,力量也再次增强了许多,挥舞着恐怖的利爪,一下朝萧尘抓了下来。

这一瞬之际,萧尘目光一凝,对付雪兽,他不可能动用帝孤,只见他凝指一划,身后那百来人背上所负着的长剑,这一刻竟都颤动了起来,然后一瞬间,齐齐向他飞了去。

这一刻,萧尘目光凝定,凝指向那雪兽一指,百来把长剑,顿时光芒耀眼,聚成一道百丈剑群,朝雪兽颈项斩了去。

茫茫剑气,顿时笼罩天地之间,令所有人窒息不已,这乃是玄青门的上乘道法“乾坤万剑诀”,威力岂是等闲!

但是,就在剑群斩向雪兽的一瞬间,雪兽忽然停了下来,而萧尘的剑,也凝在了那雪兽颈项前,双方都一动不动。

这一刻,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年少时的声音。

“师父,刚刚那凶兽好可怕,差些把我吃了,师父怎么不一剑斩了这凶兽?”

“尘儿,须记住……天生万物,皆有其灵。”

是那一次,在东碣群山,他被藏锋谷徐太常与鹤冲天两人追上,然后遇见了一头凶兽,最后凌音及时赶至相救。

此刻,漫天的风雪仍然狂舞着,那红衣女子和她身后的百来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看着半空中,萧尘的剑群和那凶兽对峙着。

最终,只见那雪域狂兽发出两声低沉的喘息,随后竟然转身往那山下茫茫雪域里奔跑了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漫天风雪当中。

而萧尘也撤去了剑群,并没有杀它。

后面那些人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红衣女子道:“怎么不杀了它?”

“天生万物,皆有其灵。”

萧尘声音淡淡,话一说完,衣袖一拂,那百来把长剑立时在空中散开,插在了那百来人的脚下。

红衣女子道:“可是刚刚,它伤了我好多人。”

“姑娘不也一箭伤了它么。”萧尘仍然语气淡淡。

“……”

红衣女子柳眉一蹙:“可是知道,如此将它放走,将来边域之中,会有多少人丧命在它的利爪之下吗?”

“那是们的事,与我何干。”萧尘转过了身去,淡淡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