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播放失败

“三十六计里,有一条叫苦肉计。”

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下,宋澈指着霍景文面前的餐盘,道:“以霍先生的城府心机,当然干不出毒害大家的蠢事,这样一来,他岂不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嘛。你们这些澳港的资本家再有钱有势,也不可能公然的违法乱纪吧,更何况在座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谁出了事,霍先生都铁定成阶下囚,还妄想什么继承家业。”

赵慧珊一愣又一想,震惊道:“所以,他要在自己的身上用苦肉计,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

随即,她和大家就向霍景文投去了质问的目光。

从霍景文的阴寒目光,明显是默认了宋澈的推理。

但霍景文偏不正面回应,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把外面的安保人员撤换成我的人,只是想控制你们中医公会,找出破解岐伯秘术的办法,我做这些,又没触犯哪一条法律。”

投毒是重罪,霍景文自然不可能承认,摆出一副“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的态度。

至于他和霍长盛的矛盾,以及撤换安保人员,还真没触犯到任何一条法律。

不过,这人疯魔起来,又有什么不敢做的呢,甚至连自己都敢伤害。

当狡辩完,霍景文的脸上即刻露出了痛苦之色,面容开始扭曲。

“让我继续推理一下,现在你给自己下了毒,下一步就该是查找投毒的真凶。”宋澈对霍景文的痛苦脸色视若无睹,自顾自的道:“而我们这些医道高手,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最大嫌疑人,尤其是我,刚刚还跟你争吵过,嫌疑最大,按照澳港的司法程序,先不说我有多大的概率洗脱嫌疑,光是你高薪聘请的金牌律师团,就能把我弄得身败名裂。接下来,留给我的无非是两条路,要么誓死抵抗、背锅入狱,要么妥协和解,听从你的指示,给你当傀儡。”

说完,在大家的膛目结舌下,宋澈摊摊手:“我以上的情节推理,和霍先生的设想应该没有太大的出入吧?”

小美女Dream Land展甜美小酒窝

霍景文的嘴角微微上翘,隐隐将露出奸险的笑意,但随即被扭曲的面容给覆盖了。

紧接着,霍景文一歪头,直挺挺的栽倒了在地上,浑身如羊癫疯发作似的抽搐,嘴里横流出白沫!

“景文!”

赵慧珊连忙蹲下来查看,虽然明知道霍景文确实很可能在用苦肉计,但她也不禁担心霍景文真的会把自己给作死了!

“赶紧救他吧。”

连看穿一切的宋澈也主动催促提醒大家,“他给自己下的毒,十分钟以内不救治,就会毒素攻心而暴毙。”

“这家伙对自己真下得了狠手啊!”连吴元奇都忍不住惊呼道。

正所谓无毒不丈夫。

一个人能对别人狠,谈不上多大的本事。

但能对自己这么狠,甚至狠得对自己下剧毒,那堪称是心狠手辣里的心狠手辣!

而霍景文敢于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依仗无疑是在座的几个医道高手!

他真的是拿命在赌,赌宋澈他们会救他,即便都知道他在玩苦肉计,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毕竟霍景文真的死在这里,在座的都要摊上**烦!

因此宋澈刚提醒,沐春风就将宝器【黄寿丹】合拢成了青铜杯(连翘杯),往里面注入藏区冰川矿泉水后,又将天参堂的图腾信物【黄金参】掰下一小块丢进杯中。

“用连翘杯泡过的水具有解药功效,黄金参能护住他的心脉,但稳妥起见,最好将其他的信物也一并用在他身上!”

沐春风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霍景文的身边,托起他的脑袋后,将青铜杯中的药水灌了进去。

吴元山和赵慧珊也不得不就范,拿出【玄武龟甲】和【雪原鹿茸角】,准备加入了抢救的队伍。

唯独宋澈置若罔闻,甚至还连同朱邪一起拦住了吴元山和赵慧珊。

“小澈,真的不做些什么吗?”尚教授劝解道。

其实他能理解宋澈的袖手旁观。

换做是谁被这么下套都有火。

可是最憋屈的是,明知道霍景文在挖坑坑大家,大家也必须跳进这口坑里———谁不跳,谁倒霉!

如果宋澈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等霍景文被抢救回来,那么霍景文就更有说辞去陷害栽赃宋澈了!

尚教授很有提醒宋澈小孩子才讲对错、大人只看利弊,但宋澈压根不为所动,道:“救他性命的人已经足够了,不差我一个。”

“但是,能治他脑子的人,只有我一个!”

当大家一时不解其意的时候,在沐春风和“神水”的救治下,霍景文的中毒症状也趋于平缓了。

而宋澈则好整以暇的走到霍景文的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你这么豁得出去,演技素质和职业精神几乎碾压了九成九的大陆演员,按我来说,你都可以直接出道,去现在大热的演员综艺节目也能轻轻松松拿个冠军。而我作为观众,有幸见证了这么精彩绝伦的戏码,本应该装视而不见来该配合你的演出。可惜啊,你碰瓷的对象偏偏是我。”

霍景文躺在地上斜着头,只是用怨毒的目光瞪着宋澈。

“对了,霍先生,实不相瞒,我除了当医生,也是一名很有自我修养的演员。”

宋澈缓缓蹲下来,又缓缓的说道:“我曾经干过警方的线人,当过假药集团和器官贩子的卧底,也曾经好几次扮猪吃老虎,解决了很多穷凶极恶的大坏蛋和**oss。论演技的经验,咱俩应该平分高下吧。”

霍景文怔了怔,隐约有不祥的预感从心底萌生。

沐春风皱眉道:“宋派主,有些事我不好置喙,但我觉得你现在不是意气行事的时候。”

“那你觉得这时候更应该做些什么?”宋澈反问道:“比如说我像你一样,丢掉节操,虚伪假惺惺的给霍先生摇尾乞怜、求饶妥协?”

“宋派主,你这么含血喷人有意思吗?”沐春风怒道。

“到这时候了,你还装模作样又有意思吗?”宋澈撇嘴道:“沐先生,没人反对你一直装老好人,甚至如果你能装一辈子,我都甘心为你歌功颂德,但我没想到,你的节操还是太廉价了一些,这么轻松的就给人买走了。”

“我当然知道钱买不到你的节操,毕竟你的钱已经很够你花销了,所以我一度猜测,只有集齐了八件图腾信物,你才会把节操折现出售了。谁晓得,这才掏出了六件信物,你就坐不住把自己降价大甩卖了!”

沐春风的眼神似乎由于情绪波动而动荡了一下,但他转瞬就保持住了神情,并且义正言辞的道:“宋派主,我真的不知道你受到了什么刺激,是要破罐子破摔了吗?还是明知道自己身陷囹圄,打算拉无辜人垫背吗?!”

宋澈理直气壮的道:“如果我真要找人垫背,吴老板不是更适合嘛,反正他的皮那么能造。”

吴元山已经躺枪躺麻木了,一声不吭,只是神情幽怨的观摩撕比大戏。

“继续我刚刚的推理,霍景文敢于在这赌上性命演苦肉计,另一个底气就来源于你……更准确的说,是你手里的两件图腾信物,因为光凭这两样,就足以化解他体内的毒素。”宋澈再次化身江户川宋澈,侃侃而道:“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这些都是我单方面的臆测,但作为一名严谨讲科学的医者,我当然不会空口无凭、信口雌黄了。”

“那敢问你的证据在哪里?”沐春风阴着脸问道。

“在霍景文的肚子里啊。”宋澈抬手一指霍景文的肚子。

不等沐春风他们反应过来,宋澈露出**微笑:“你们合伙唱这一出双簧戏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到过,我一开始都明知道你们会挖坑坑我了,怎么会坐视你们挖坑呢?你品,你细品!”

大家又一怔,顿时后知后觉。

没错,刚刚在桌上,宋澈在霍景文飙演技之前,就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诡计套路,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闻言,沐春风的脸色凝固住了,连霍景文也一度忘却了身体的痛苦,惊疑不决的反思起来。

宋澈很贴心的解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你们挖的坑里,已经提前埋好了一颗**!”

刚说完,宋澈忽然喊道:“别藏着了,是时候出来把**引爆了!”

过了一会,城堡楼梯的上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大家循声望去,赫然看到一个苗疆女子正缓缓走下来,可不正是龙源妮!

“你怎么在这里?!”沐春风惊惶道。

龙源妮不理不睬,走到楼梯拐角处,忽然取出一只竹笛放在嘴边,吹起了古怪的音调。

当笛音在城堡中幽幽回荡了一会,霍景文忽的脸色一变,哀嚎着捂住了肚子,张开嘴巴干呕了起来。

随即,在大家的肉眼注视下,明显能看到霍景文的喉结蠕动了一下,似乎有异物在穿梭过去。

“啊!”

最后伴随着霍景文的呕声,一团黑物从他的嘴里飞了出来,径直冲向了沐春风的面门。

还好沐春风闪躲及时,但那个黑物仍贴着他的脸颊飞掠了过去,留下了一滩粘稠液体!

“啊!”

赵慧珊直接惊叫了起来,指着摔在地上的那个黑物,然后直接捂住了嘴巴,下意识也有呕吐出来的冲动!

实在是因为那个黑物太恶心了!

落在地上之后,不停蠕动着!

这分明是一只条状的大黑虫!

但却不是简单的黑虫!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