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app官网最新下载地址

黄副相觉得自己要疯了!

觉得自己要疯了的黄副相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算错了:什么时候赚外汇这么简单了?

保险起见,他决定再重新算一遍。

然后……

没错,就是345亿美元!

平均每年345亿美元。

这个数据,让黄副相几乎热泪盈眶!

不但黄副相热泪盈眶,他的秘书也是热泪盈眶。

相比于黄副相,黄副相的秘书保守了点儿,他把价格和销量统统都给打了个把这,可哪怕是打个八折,一台14英寸的彩色显示器只能够给华夏带来180美元,销量就算是1000万台,那也是……18亿美元!

平均每年至少18亿美元的外汇收入!

天知道现在的华夏想要赚点儿外汇有多难,1979年,国家的外汇储备才84个亿,千年更惨,许多嗨起来的单位疯狂的买买买,让好不容易赞起来的外汇储备总量变成了负数!

是的,没错,1980年的外汇储备是负的,不但是负的,还负的还不轻:-1296亿美元。

清纯美女夏日里和小相机的阳光拍摄

这个数字一出来,外汇管理局那边差点儿疯了!

作为外汇管理部门的外汇管理局还只是差点儿疯了,可身为共和国高层的黄副相却知道,高层却是真的疯了:在经过西方世界三十年的围堵和封锁之后,华夏终于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外部技术输入的窗口期,华夏终于可以从国外引进一些比较先进的技术、而不是自己如同瞎子摸象一般的在黑暗中摸索了,对于整个华夏而言,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偏偏在这个时候,没钱了。

要疯了!

谁敢保证这个窗口期和机遇期能有多久?

这个时代的华夏人,心中怀着深深的危机感,总觉得装到自家兜里的才算是自己的,谁敢保证几年后西方世界不会再对华夏搞一次封锁?赶紧往家里搬好东西才是正经。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没钱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央发布了大概是世界最严苛的外汇管制条例,同时又发布了刺激外汇增长的办法——这里必须要说一句,这两条办法的效果还是显著的,1981年,国家的外汇储备再次增长到了27个亿。

虽然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外汇存底终于不再那么凄凉,可高层实在是被之前的场面给吓到了,国上上上下,所有企业至高无上的第一任务就是出口创汇。

所以此时此刻,骤然听闻国家忽然多了一条可以每年给国家增加至少两三个亿外汇储备的渠道,向来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黄副相也动容了。

好容易,黄副相终于调整好了心情,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陈耕笑了笑:“小陈,让你看笑话了。”

“……”

陈耕没说话。

黄副相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再一次的向陈耕问道:“小陈,你们公司真的能够采购这么多显示器?”

“这个我真没办法跟您保证,”陈耕说道:“这只是我个人对个人计算机市场未来的预测,但哪怕您把我的分析打个对折再打个对折,这笔生意也值得一做不是?

对啊!

黄副相心中有些惭愧:自己竟然被陈耕的这番话给说的心神都有些失守了。

陈耕说的没错,哪怕把他的这番话打个对折再打个对折,那也是总计250万台至375万台显示器的出口量,每年也能够给国家带来数千万美元的外汇收入,这笔生意是否做得?

当然做得!

别说每年数千万美元的生意了,哪怕几百万、几十万,国内的那些企业还不一样是抢的打破了头?

只要能够出口创汇,什么都好商量。

而且坦率的说,黄副相对陈耕的分析并没有“打个对折再打个对折”这么保守,四机部和计算机工业总局那边此前已经向他做过汇报,认为未来几年,个人计算机的确会进入一个大爆发的时代,只是他们没办法预估美国市场那边的情况。

这也可以理解,就像是老农永远无法预估皇上过的什么日子、只能猜测皇帝是不是每天扛着金锄头刨地、顿顿吃葱油饼一样,在没亲自见识过之前,所有的猜测都超级的不靠谱。

但即便是如此,也可以用“比较乐观的谨慎”来形容黄副相对陈耕这番分析:不至于打个对折之后再打个对折,甚至都不用打个对折,黄副相觉得打个六到七折应该还算是比较靠谱,这也意味着未来十年时间里至少六七百万台计算机显示器的出口量啊。

当然,陈耕没说他们需求的这些显示器都要从华夏进口,事实上这也不可能,不管是出于规避风险和增加抗风险能力的考虑还是出于利益平衡方面的考虑,陈耕能把其中一半的份额交给国内的企业来做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话说回来,难道离了陈耕大家就不吃饭了?

只是这么大一笔生意要如何跟陈耕合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大家关上门来内部怎么讨论都可以,但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

……………………

让黄副相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召开的临时会议上,在如何与陈耕合作这件事上,四机部、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和国家电子计算机工业总局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四机部和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的几位领导同志的态度很简单:前期,咱们想办法生产出合格的计算机显示器用显像管卖给陈耕,然后用赚到的钱进行技术攻关,争取在未来两年时间内生产出合格的显示器整机,然后卖显示器给陈耕。

只是对于四机部和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的这个想法,国家电子计算机工业总局的李睿当即提出了反对意见:“首长,我觉得咱们现在这个思路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李睿的话一开口,还没等黄副相说话,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薛劲松同志就不乐意了,大家参加工作的时间差不多,行政级别也差不多,薛劲松不用给李睿留面子:“老李,不是我说你,咱们跟陈耕有买有卖,他们愿意花钱买、咱们愿意卖东西给他,这有什么问题?老王,你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跟李睿掰扯不说,薛劲松还拉来了自己的同盟军:四机部的副部长王大亮。

薛劲松不给李睿留面子,自然,李睿也用不着给薛劲松留面子,他哼了一声,老实不客气的说道:“老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我就问你一句,你们广播电视工业总局的生产线生产出来的产品,论起价格、质量、供货速度,是能跟小鬼子的索尼、nec、松下比,还是能跟美国rca、欧洲的西门子、飞利浦比?”

薛劲松脸一红,强辩道:“你这是无理取闹……”

打死他,他也不敢说自家那条还没投产的黑白显像管在质量、供货速度、价格方面能跟索尼、松下、nec、夏普、rca、西门子、飞利浦……等等这些世界级的显示器巨头相比,只好顾左而言他。

“我无理取闹?呵……”李睿冷笑了一声,干脆不理他,而是看向黄副相,说道:“领导,咱们国家在显示器用显像管方面,一没有技术优势,二没有产能优势,有没有价格优势也不好说,人家陈耕为什么跟咱们合作?还不就是看在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有钱赚的时候想要优先照顾一下自己的同胞?

可咱们的某些同志是怎么想的?借着人家的一片好心先拼命的给自己捞好处!

我的态度很简单,既然人家陈耕想着咱们,咱们就要领这份情、不能让人家吃亏,更不能寒了人家陈耕先生的这份心!

既然咱们在质量方面不如人,那就努力提高产品质量;既然人家陈耕先生给了咱们这个赚外汇的机会,那咱们就要感恩……”

说道这里,李睿话题一转:“领导,我希望国家批准我们电子计算机工业总局与陈耕先生合建一家个人计算机公司,这家公司前期生产显示器,后期研发咱们中国人自己的个人计算机产品,用陈耕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大家一起‘双赢’,而不是像某些同志心心念念的那样就琢磨着怎么杀熟。”

“杀熟”这话的杀伤力太大了,薛劲松和王大亮的脸色都是不约而同的变了变。

他们有杀熟的意思么?实话实说,未必到“杀熟”这个份上,但善财难舍却是真的。

可李睿为什么敢这么说?

太简单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国内从东瀛引进的这一彩色两黑白总计三条显像管生产线是四机部和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的,跟他们国家电子计算机工业总局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如果国家电子工业总局想要在这其中分一杯羹,最好的办法就是另辟蹊径,这条“蹊径”已经被他们找到了,就是与陈耕开一家专门生产显示器的公司。

对于四机部和国家广播电视工业总局来说,那就是善财难舍了,显像管生产线是自己费劲巴拉的引进的,凭什么要分一部分股份给陈耕?可对于电子计算机工业总局来说,只要能够在这其中分一杯羹那就是胜利。

————————————

ps:兄弟们,我觉得我似乎还能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