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有网址

楚杨的夸赞对于半月来说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肯定,更是一种被人认可的骄傲。

“叔叔都夸我了,妈咪我是不是很棒?”

半月似乎更得意了。

“半月很棒,半月是最聪明的。以后每天晚上都给妈咪讲故事好不好?”

秦静温宠溺的笑了,很早她就想培养半月的能力,怎奈她一直是听故事却不愿自己去读,这回好了,这个大难题让楚杨给解决了。

“好,我是妈咪,我讲故事给听。”

半月笑的眼睛都弯了,那对小酒窝深陷在脸颊格外的活泼。

秦静温和楚杨在半月的影响下也开心的笑起来,这一幕是那样的和谐。

乔舜辰自从听到楚杨就住在秦静温的隔壁开始,整个人就一直是黑暗的状态,眉宇间高高耸起,眸光阴沉的可怕。即使是回到了老宅看到了爷爷也没能从阴转晴。

吃过午饭一家三代在老宅的花园里晒着太阳。爷爷坐在椅子上,乔舜辰潇洒的站在一边,而乔子轩却在不远处踢着足球。

乔舜辰的爷爷叫乔德祥,已经88岁高龄。老人家身体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依然健硕。脸上经过岁月的洗礼,已尽显沧桑,不过那双犀利睿智的眼眸依然明亮精致。

老人家端庄严肃,只有跟乔子轩交谈的时候,才能显露和善。

清纯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灵

“轩轩今天心情不错,这么多天没回来一直在那里?”

乔德祥开口问着。

以前的乔子轩在乔舜辰那里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但在他这里很少笑的这样开心,也很少像同龄孩子那样活泼。

乔子轩变化很明显,而且是变得越来越好,乔德祥想要知道原因。

“不在我那。这段时间一直在一个同学家里,喜欢那个同学也喜欢同学的妈妈。”

乔舜辰低沉的回答着。

爷爷这么一提醒,乔舜辰似乎感觉更明显。乔子轩是有了很大的改善,这些可能都是秦静温的功劳。

想到秦静温乔舜辰的心停滞一下,随即握紧了拳头。

“在同学家?吃住都在?”

乔德祥不懂的问着。

“对,吃住都在那里。轩轩说那里更像家。他的同学叫半月,跟着妈咪一起生活,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她妈咪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是个软件工程师。”

乔舜辰大致的说着关于秦静温和半月的事情,既然乔子轩以后会生活在那里,他有必要跟爷爷说一下,以免爷爷跟着担心。

“乔氏的?她们对轩轩好么?”

乔德祥拧了眉继续问着。

“很好,视如己出。看轩轩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了。而且轩轩在她那里变得开朗爱学习。每天晚上都要跟着学一会电脑软件一类的。我觉得对孩子有好处,就让他一直在那住着。”

乔舜辰黑眸锁定在乔子轩的身上,他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观察过孩子。这样看着他有种异样的幸福感。

“宋以恩同意?”

乔德祥继续问着。

“她没资格管。”

乔舜辰冷了声音。

“跟这个软件工程师是什么关系?”

乔德祥直接问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在他看来,宋以恩虽然不是乔子轩的亲生母亲,但孩子并不知道,关于孩子的一切她都有权利参与。

但此刻乔舜辰说的如此淡漠,那么问题就是这个软件工程师了。

“没关系,就是我的员工。”

乔舜辰明白爷爷的意思,所以回答的没有一点犹豫。直到现在为止他跟任何女人都没有关系,秦静温更不会是那个例外。

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一个靠骗男人生存的女人更不可能跟他有什么关系。

至于上床,只是成年人的游戏而已,什么都代表不了。

“……”

“调查好了,要是别有用心的人会利用轩轩,到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乔德祥先是顿了一下,似乎对乔舜辰的回答有些不满,然后才提想到。

“放心吧爷爷,没事。”

乔舜辰笃定的回答着,这笃定来自哪里他也不知道。

“……”

乔德祥刚要开口继续说话,乔舜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老人家没有继续。

乔舜辰拿出手机直接接通电话。

“说。”

声音冷漠眸中却有着等待。

“乔总,楚杨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那个房子前些天有人住,是楚杨花了高价钱买到手的。他的目的可能是秦总监。”

孙旭把调查的结果告诉了乔舜辰。

“知道了。”

乔舜辰的声音更冷,眸中带怒的挂断了电话。

楚杨真是煞费苦心,竟然想到这个办法。可是他明明认定了秦静温就是骗子,为何又要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就算是报仇也用不着这么投入,投入到连孩子他都可以收买。

乔舜辰暗想,却再一次想起了半月转过头趴在楚杨肩膀依赖他的样子。这个画面让他握着手机的手不知不觉的加大了力度。

“晚上吃过晚饭在走。”

乔德祥再一次开口却是要结束谈话。因为他觉得乔舜辰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心情。

“晚上我还有事,不能在这吃晚餐。”

乔舜辰拒绝,他要回去,要把轩轩送回到秦静温的身边。

乔德祥慢起身,没有开口留人,却转到另一个话题。

“要回去就早点回去。”

老人站直身体,转过身继续说着。

“找个机会去看看爸,有些事该过去了。”

音量不大却掷地有声,老人家迈着平稳的步伐朝室内走去。

乔舜辰皱眉沉默,有些事情要是那么容易过去就好了。

秦静温想要留楚杨吃午饭,可是楚杨有急事出去,但楚杨并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把午饭改成了晚饭。

他出去急匆匆的把事情处理完,又买了秦静温爱吃的蔬菜水果,回来的时候秦静温还没有开始做晚餐。

“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我这就做饭去。”

秦静温说着就去厨房,楚杨却及时拉住了她。

“温温,今天的晚饭我来做。”

楚杨的语调异常的柔和,只是因为他刚巧拉到了秦静温的手。

这感觉让他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这感觉跟四年前一样,让他悸动的难以名状。

是的他还爱着秦静温,好像从来没有遗忘过,正因为他爱她,在不知道实情的时候才会那样恨她。

“那好,做饭我帮忙。”

秦静温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

四年前这双温热的手掌让她幸福,可现在经过的那么长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之后,她已经不在习惯这种感觉。

“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为了缓解厨房里有些紧张的气氛,秦静温开口问着。

“学了好几年了,在家无聊的时候就想尝试一下。”

乔舜辰的话只说了一半,其实学着做饭是想寻找一下当年秦静温给他做饭的那种味道。

“真是有心了,看还挺熟练的。”

不像某些人,什么都不会做只知道在厨房捣乱。

某些人?谁是那个某些人?为什么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秦静温意识到自己想了不该想的人,赶紧驱散脑中的阴霾。

这两个男人都是恨她入骨的人,都是给她带来伤害的人。在内心深处也该把他们当做敌人一样。

“还好,挺不错的。不过是幸运的,还没有一个女人尝过我的手艺。”

楚杨面露幸福之色,好个阳光好个容和。

上一次跟秦静温在一起做饭是在国外,那个时候他们刚刚相爱不久,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会只能在一旁看着。

能再一次跟秦静温同在一个厨房是他这几年来的愿望之一,今天终于实现,今天他要把饭菜做的更美味。

“我还能遇到这么好的事情,看来真是我的荣幸。这么说来我上辈子好像不只是做了坏事,偶尔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秦静温忍不住吐槽着,这份荣幸是福还是祸她自己还不清楚。

楚杨这样突然的改变是否跟宋以恩的报复有关系她也不能断定。

她只知道自己就没遇到过好事,只知道遇到的好事也只是糖衣炮弹。

“温温,四年前的事情……”

楚杨听得懂秦静温话里的意思,想着她所遭遇的那些事情,楚杨是心痛的。听着秦静温这样自黑他更是良心不忍。

想要为四年前的事情说句对不起,秦静温却不给他机会。

“楚杨,四年前不管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提起。如果真想以朋友的身份继续交往,我接受。”

秦静温强迫自己温和的说着。四年前的事情她不是不想在提起,只是提起一次就等于把她伤口的血痂又揭掉一次,她是不想承受那种反复的痛。

秦静温也想明白,楚杨现在的改变如果是下一个伤害,那么命中注定的事情她是躲不开的。

就算她不以朋友的身份跟楚杨相处,楚杨和宋以恩也未必能放过她。

现在这样算是跟自己赌一场吧,万一楚杨没有心机她可以不计前嫌多一个朋友。

“那好,我不说。我们做饭。”

楚杨勉强的挤出笑容。

秦静温不想提及四年前的事,这就证明她心里过不去,这就证明她还在怨恨着他。什么朋友不朋友的都是她的无奈之举。

楚杨明白的很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告诉自己不急不躁慢慢来。只有得到了秦静温的谅解,只有秦静温把心里的恨真正释放,他才能再一次说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