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网页版app删不掉

() 若问如何修习武艺最快。

那当然还是实战。毕竟闭门造车纸上谈兵再怎么天花乱坠,不拉出来练练是骡子是马都不知道。

林天赐的方寸掌能进境如此之快,除了系统和他本人资质不错外,齐家姐弟经常来找他切磋以及与大猴子隔三差五打上一架也是功不可没。

实践出真知,这个道理不管在哪都是通用的。

可……

跟谁打?

现场只有凌云子和林天赐两人,总不能师傅亲自下场喂招吧,那也太欺负人了。

只听凌云子对洞外喊道:

“毛毛快进来,我早看见你了。”

毛毛?

这名字与旺财有一拼,上辈子林天赐养过一条狗就叫毛毛,也不知道林天赐穿越以后它怎么办。

正怀念着自家的京巴,林天赐感觉眼前一暗,一个庞然大物走进洞穴,几乎把本就不大的洞窟给填满了。

漂亮的女剑客

“再特么叫老子毛毛,老子咬你啊!”

“嘿嘿,害羞了,你忘了是谁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养大?”

“……”

林天赐抬头一看,吓了一哆嗦。这不就是入门测试时那只叫做飞熊的巨大猛虎吗!

之前距离较远,对方又在山巅之上,当时觉得就很大。现在它站在眼前,那体型就显得更加巨大,几乎快赶上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

这还没算它腋下的翅膀,算上翼展,这家伙足够跟小型单引擎飞机比一比大小!

这么大一只老虎站在自己眼前,换了谁都吓得一哆嗦。

尤其一联想到自己这小半年没少往后山跑,几乎是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打猎的,万一哪天人家兴起打算尝尝人肉……

好险啊!

不过转念一想,食人的猛兽肯定不会随便放养在神符门的后山上,它很可能是神符门豢养的守山灵兽,再加上跟凌云子很熟,八成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林天赐这边思绪百转,心中稍安。而凌云子则亲昵的搂着飞熊的巨大虎头笑道:

“我这个徒弟怎么样?”

“还行”随后飞熊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瞧你那点出息,你有什么值得我稀罕的吗?”

“废话!你有前科!”

说起这事儿,飞熊就一肚子火。

老虎这动物,每到天热的时候就会换毛,换掉冬天的毛发长出夏天的。当时负责照顾飞熊的凌云子见一撮撮洁白的虎毛丢掉有些浪费,就收集起来打算纺成线给自己织一件毛衣。

但那时飞熊还太小,顶多相当于一条狗那么大,换掉的毛本就不多,别说织毛衣,就是织条裤衩都不够。

凌云子选择简单粗暴的直接剃毛……

可怜的飞熊当了好几年光秃秃的毛蛋肉球,总算把织毛衣的毛攒够了,结果因为虎毛太硬,毛衣织出来没穿两天就被凌云子丢了。

这件事成了飞熊心里永远的痛,对他来说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便是,找张百熙要加班费,努力攒钱将来寻一个母飞熊传宗接代,以及……

防凌云子这个逗比!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那时我也很年轻啊。”

“神他妈不要再提了,你裸奔几年试试!”

林天赐听的云里雾里,他哪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内情,不过看样子八成是凌云子坑过飞熊一次。

没准不只一次!

“毛毛别打岔,叫你进来是想让你给我这个徒弟当一当陪练。”

斗了一会儿嘴,凌云子才想起正事。

“凭什么?你给加班费?”

凌云子尴尬一笑:

“你知道,我手里钱不多……”

“没钱免谈。”

“放心不会让你吃亏,你可知道他身上有上好的猴儿酒?”

“嗯?有酒?”

卧槽!我这师傅到底是人还是狗,鼻子怎么这么灵!

见一人一虎四只眼睛盯过来,林天赐赶紧捂住腰间小包,压力山大。

大猴子举父酿酒的树洞被林天赐给掏了,但毕竟只是个树洞,里面本来就没多少猴儿酒,满打满算只装一个水囊,再分给小伙伴们一些,林天赐手里剩下的猴儿酒倒出来都不见得有一饮料瓶。

这可是好东西,又香又醇,还不上头,林小哥儿自己舍不得喝,没想到竟然被凌云子看出来。

“步伐乱了,重新开始。”

“别死记硬背,步法玩的就是灵活。”

“再来!”

当一人一虎盯上猴儿酒的时候,天赐小哥儿就知道自己这点存货肯定留不住。

飞熊这点不错,只要有报酬,他办事倒是蛮认真的。

它施了个法,将体型缩减到原本的三分之一,然后便与林天赐在洞里拆招。

林天赐不许用方寸掌格挡反击,只能用随风劲躲闪,以锻炼步法提纵轻身之法。

不得不说,飞熊比凌云子更适合教人,在它的指导下林天赐的身法进展之快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行走如风,随波逐流。

以此为宗旨,林天赐越走越顺,越走越快。只是当他觉得差不多,打算试一试墙壁上的步法时不免的栽个大跟头,摔的额头都红了。

“切记循序渐进。”

凌云子靠着山壁提醒道,时不时的品一口金黄色的猴儿酒很是惬意。

“接下来我会开始攻击,放心,不会用太大力气。”

飞熊说着一扑而上,林天赐赶紧踩着随风劲的步伐躲避。

即使体型缩减到三分之一,这只飞熊对于林小哥儿来说也太大了些。躲避起来分外吃力,再加上这套随风劲不过是刚刚学会,距离入门都还差很多,没多久林天赐的左侧大腿部就被飞熊拍了一巴掌。

一瞬间,天赐小哥儿还以为腿断了。那股疼痛简直痛彻心扉,深入骨髓。疼的他浑身冷汗,简直跟整条腿都被撕下来一样疼。

但下一刻他疼痛却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转瞬消失不见。

摸摸被飞熊拍中的地方,别说伤,连红肿都没有。

“是不是特别疼?”

飞熊得意的问道。

林天赐点点头。

“此乃我的天赋能力,我叫它绵里藏针。”

说着,飞熊那不远处的一块石头做个示范,只见虎掌轻描淡写的一拍,石块被拍中的地方宛如被针山刺过,细小的孔洞正好组成一个虎掌的形状。

“我将真气打入你的体内触动痛觉,所以只会一瞬间感到疼痛,却不会受伤,若是想伤敌,只要一拍,便能扎出无数血洞。”

林天赐眼前一亮,这招貌似真不错。

“能教我吗?”

受资质所限,林天赐此生都不太可能学习那种硬打硬招,威力巨大的刚猛招数,顶多学一学太极拳那种四两拨千斤的武学。

不是说学不了,而是没办法用。

打个比方,林小哥儿学会降龙掌,可一巴掌轰出去敌人死不死不知道,反正林小哥儿的手腕子算是废了。

虽然刚猛还是四两拨千斤孰强孰弱只能说看用之人,但林小哥儿还是对那种一巴掌下去就能拍死人的打法很感兴趣。

这都是受上辈子武侠的影响……

“教你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不见得学得会。”

飞熊很不以为然。

就像灵兽能修行人类的功法却很难学习招数一样,人类也很难学会灵兽的技巧。因为这东西一没心法口诀,二没锻炼方法,纯粹是灵兽如同本能般使用的天赋。

绵里藏针的技巧很简单,不外乎四个字,凝气为针。

但要做到这四个字那真是难上加难。

想做到就必须拥有极强的真气控制力和凝聚力,后者还好,林天赐的经脉强韧宽阔,论凝聚力还是可以一看的,但这控制力……

听完飞熊讲解,林天赐试着将真气以针状覆盖在掌心,然后一巴掌拍到石头上。

结果石头屁事没有,自己被震的手掌骨骼差点错位。

“不够锐利,是针,不是气球。”

这个世界居然也有气球?

不过这不是重点,如何把真气变得像针一样锐利,这可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学会的。

飞熊的这招其实实用度并不高,对于修为不高的修士来说确实不错,但修为不高的修士又很难有这么高的控制力,而控制力高的修士修为肯定也高,那时便不需要这么粗浅的绵里藏针,他们有得是其他技法可以用。

虽然鸡肋但还是那句话,看人。

林天赐的根骨在那摆着,他日后除非想专精拳脚一类成为武修,否则根本没办法以武对敌。

最好的路子其实是成为法修,可就算是法修也需要一定的拳脚功夫保护自己。

方寸掌防守有余进攻不足,若是能学会飞熊的绵里藏针,那将会使方寸掌的威力大大提升。

林天赐也有点不服输的劲,他这人说来也怪。他平时懒惰,但碰上自己感兴趣的事时又兴致勃勃。

将真气变成根根分明的一排针控制起来难上加难,试了几次都只变成‘气球’,根本分不开。

头疼之余,林天赐转念一想,既然分成那么多很困难,若是我只弄一根呢?

由简入繁,这是最常见的标准练习法。

于是林小哥儿努力将掌中真气变成一根针,但针极细,哪怕只有一根对控制力的要求也大大的高,没办法,最后他只勉强将掌中真气变成一个圆锥形的东西,然后拍在石头上。

只听一声脆响,岩石应声而碎。

您学习了新技能:绵里藏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