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次数成版人视频app

而对于凌天凡来说,找齐炼制聚婴丹的辅药,帮助父亲尽快的突破到凝婴境,这比斩杀了大当家更重要。

两人驾马进入官道,跟各路官道而来的商旅汇集在一起,顺着人流朝着城门方向而去。还

没到城门,道路的两边就热闹起来,不少商贩便在路边摆起了摊位,兜售各种的黑市货物。进

城门,便要交一千两的进城费。

这点钱对于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的商旅来说,并不算什么。

凌天凡和凌剑侯交了进门费,牵着龙血蛟马进了城。两

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于里面的状况都不熟悉,先找了间不错的客栈落脚,然后开始逛一圈这座都城,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顺便看看能不能打探些有用的情报。在

这里,黑市商会有很多家,东荒大陆上的很多超凡家族和势力,都想来这里分一杯羹。果

然,没逛多久,凌天凡便见到了号称东荒南域三大商会之一的九鼎商会,在这里也设立了分会。

不过,在这黑市里,九鼎商会只能够算是中等级别的商会。走

着走着,凌天凡突然发现了什么。他

朝着前面热闹大街上,一处显然很冷清的商铺指去,说道:“咦?父亲,你看那家商会!”那

清新脱俗等地出嫁的不安的少女的心

家商铺的招牌,赫然挂着“凌云皇族”四字!凌

云皇族商会!

看到“凌云皇族”四个字,凌剑侯也愣了愣。他

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凌云皇族本身也有商会,虽然比不上大紫皇族的九鼎商会,但在东荒南域的很多地方都设立有分会的。而雾隐国的黑市,本身就是一块大肥肉,各方势力都想进来分一杯羹,我们凌云皇族进来这里开商会,也没有好奇怪的。”“

哈,那我们进去看看吧。”

凌天凡笑道,他看出父亲心里的一些情绪。

“那走吧。”

凌剑侯也想过去看看。他

们手里有一大批货要出手,无论卖给哪个黑市商会,对于那个黑市商会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利润。

既然这里有凌云皇族的商会,那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父子两人走了过去。这

凌云商会说是商会,其实不过是一间大一点的商铺而已。在

这都城大大小小的黑市商会里,只能够算是小铺面。可

即便是小铺面,每年的利润也是很可观的。

店铺的门口摆着一块残破的告示,上面写着高价收购各类法宝、丹药、药材以及珍贵器物。黑

市商会低价收购各种来路不明的黑货,然后高价卖出,这是通常盈利的手段。

当然了,很多大家族在黑市商会低价收到好东西,通常都不会在黑市里兜售,而是拿到外面的市场去卖,甚至很多好东西都直接拿回家族,给家族成员来用。

“父亲,这商会有些不对劲。”

凌天凡看着面前这块显然是被人刚破坏不久的残破告示牌,眉头微皱的说道。

“进去看看。”凌

剑侯沉住气的说道。两

人走进店铺。里

面的座椅展柜,破碎了一地,货架上的货物,也都散落得到处都是。五

个负伤的店员,正垂头丧气的在打扫清理着地上的东西,便连凌天凡和凌剑侯走进来都没有觉察。很

显然,这里不久前,刚被人打砸了!“

两位客官,很抱歉,小店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暂停营业了。”这

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连咳带喘的响起。凌

天凡转头看去,只见一位右手缠着纱布的老者,虚弱的走了出来。

他是元丹九重的修为,可如今身上受了不轻的伤。

“七……七叔?”然

而,凌剑侯看到这老者之后,浑身一颤,本能的喊了出来。被

喊做七叔的老者,诧异的看了眼凌剑侯。“

你是……”喊

他七叔,那就应该是他族系里直系的后辈了。

来雾隐国里易容很正常,可他看到凌剑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半步凝婴境级别,他想不起来他这直系的后辈里,还有哪个天才,修为能达到半步凝婴境的地步。若

是有,也不至于让他这一脉如此的后继无人,沦落到如此之地步了。

“我是……凌连剑!”凌

剑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他的名字。“

凌连剑?”

叫做七叔的老者愣了愣,显然凌连剑这个名字让他有些陌生。

毕竟,三十多年了。“

你是……我大哥的三侄儿凌连剑?”七

叔反应过来,尘封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打开,整个人激动得都颤抖起来。“

是我。”凌

剑侯点点头,眼眶有些湿润了。

这七叔是他父亲的亲弟弟,从小到大,家族的长辈很多都不待见他,便是这七叔最疼他。

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雾隐国都城的黑市里,见到这七叔。

说着,他顾不得许多,他将脸上的易容去掉。七

叔看到凌剑侯这张跟其父亲有七分神似的面容,再也不怀疑了。

“你……你……你不孝啊!你怎么就这么心狠,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你知道,这三十多年里,你父亲是多么的愧疚,多么的思念你么?你怎么就……就不会家了?”

他仅仅的抓住凌剑侯的双手,死死的不放,一边打量着,一边责备着,可浑浊的老眼里,都是泪水。

“侄儿错了,错了!这次,便是要回家。可没想到,路过这雾隐国都城,见到了七叔您老!我父亲他……他还好吧。”

问道这里,凌剑侯的心颤了一下。“

不好!他的身体很不好,你大哥二哥死了之后,他越发的思念你,也越发的自责。现在身体也是强撑着,也不知道能强撑多久。你若是再不回来,只怕他……”

说到这里时,七叔叹了口气,眸子里有落寞、有悲愤、有不甘、有叹息。凌

天凡一直看着,他将此刻这七叔眸子里的种种情绪,都看在眼里。

“看来,父亲这一脉,现在在家族里的日子,并不好过!”他

心里想着。

越大的家族,派系越多,利益争斗越多。当

然,也越残酷。

如果一个派系的支柱倒了,又后继无人,那么这个派系所拥有的利益,便会成为一块肥肉,其它派系绝对会向饿狼一样扑过来的。